热门搜索:

当头鞭打而来那魔焰之强大好像可以吞噬任何力

时间:2018-12-28 18:06 文章来源:互联网

实际上也的确是如此,楚休就是在通知他们。
 
    这个理由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人我已经都杀了,你们看着办。
 
    面对楚休这种堪称嚣张的态度,安泰府这些武者根本就连一句话都不敢多说,有些甚至主动让开了道路。
 
    就在这时,楚休的脚步忽然一顿,单手一挥,罡气刀芒爆发而出,直接将躲在人群中的两名杨家的幸存者当场拦腰斩杀。
 
    这两个人便是方才去通风报信的杨家武者,他们以为自己已经逃过了一劫,没想到却只是迟一些踏入鬼门关而已。
 
    这突如其来的一刀让在场的那些人都没反应过来,甚至还溅了周围的人一身鲜血,这让那些人立刻怒视着楚休,有人想要说什么,但却被旁边一些老成持重的武者给按住了。
 
    之前他们都已经忍住了,现在若是再跟楚休翻脸,那才是真正的不智。
 
    眼看着楚休等人离去,这才有人不忿道:“这楚休还当真是狂妄的没边了!这是我东齐安泰府,又不是他关中刑堂,难道就连一个主持公道的都没有了?”
 
    有人摇摇头道:“公道?楚休是为了诛杀魔道余孽而来,要什么公道?人家相反还占据着大义呢。
 
    我说诸位,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就不用多想了,杨家灭了,安泰府也依旧是安泰府,这天,变不了,该怎么做依旧怎么做便是了。
 
    听闻杨家跟邪极宗有关系,这件事情要操心也是由邪极宗去操心的,我们就暂且当作耳聋眼瞎,什么都没看到便好了。”
 
    在场的众人也都是点了点头,他们平日里虽然是以杨家为尊的,大部分的事情也都会听杨家吩咐,但那是指活着的杨家,而现在杨家却都已经被灭了,既然如此,他们装聋作哑虽然显得怂了一些,但却肯定没有危险。
 
    只不过他们不知道,方才他们还在讨论的邪极宗的人,此时就在安泰府外了,而且来的还都是大人物。
 
    安泰府的城门外,邪极宗的叶天邪身后背着他的长枪血蛟,穿着一身宽大的黑袍,敞开胸口,露出精壮的胸肌和那血蛟纹身,配上他阳刚俊美的容貌,倒还当真是有着一股邪魅狷狂的异样吸引力。
 
    他身后还跟着数名邪极宗的武者,只不过更加引人注意的是他身旁一名骑在一头黑豹上的女子。
 
    她全身上下都笼罩在黑纱当中,脸上也是用黑纱遮面,但透过轻薄的黑纱却是能够依稀看到她那玲珑曼妙的诱人身姿,任谁第一眼都会被那女子所吸引,而忽略她身下那优雅神异的黑豹坐骑。
 
    这女子,正是昔日曾在浮玉山上出手过的拜月教圣女!
 
 
------------
 
第四百五十章 拜月教圣女
 
    PS:感谢书友女王一梦熙一万起点币的打赏。
 
    安泰府的城门前,叶天邪撩了撩头发,对拜月教的圣女道:“我说圣女大人,那自称是什么魔心堂传人的家伙值得咱们如此重视?在我看来那只不过是一个哗众取宠的小丑而已。
 
    隐魔一脉那个叫林烨的家伙虽然有些讨厌,不过他的实力在那里摆着呢,能接我一枪不败的,同阶中可没几个。
 
    他这样的是昆仑魔教的再世传人我信,但这叫什么张楚凡的,我怎么感觉他是个冒牌货?”
 
    拜月教圣女轻轻开口,声音犹如山泉流水般的清脆动人,不过话语当中却是包涵着一股轻蔑之意。
 
    “你懂什么?昔日你们邪极宗在昆仑魔教面前根本就排不上名号,说句不好听的,昆仑魔教最为强势之时,你们邪极宗就算是想主动去给昆仑魔教当狗,也是不够资格的。
 
    所以无相魔宗的人混上了一个阴魔使的名头,而你们邪极宗却是什么都没有。
 
    昔日我拜月教的先祖曾经跟魔心堂打过交道,知道关于魔心堂的功法的一些底细,这张楚凡虽然没有施展出昔日南宫无明的招牌武功心魔轮转大法跟摄魂九大式,但他所用的功法却也是魔心堂秘传的一些功法。
 
    所以这张楚凡说不定还真跟魔心堂有关,虽然只有一定的几率,但若是能从他口中得知魔心堂的传承,那绝对划算。”
 
    昔日楚休在魔道会盟时只透露出了他乃是昆仑魔教正统传承者的身份,倒是没说他乃是魔心堂的人。
 
    拜月教若是知道这一点,那估计他们会更对楚休的身份感觉到怀疑的,就好像是梅轻怜那般。
 
    当然这件事情中,最凄惨的其实还是张楚凡。
 
    他以为邪极宗乃是救星靠山,就连杨开泰都以为邪极宗是要培养张楚凡,但谁知道他们却是都猜错了,从一开始邪极宗压根就没考虑过培养这张楚凡。
 
    邪极宗本身的实力便算不得太强,全力培养出一个叶天邪来,这就已经是他们的极限了,哪里有可能去培养张楚凡?
 
    邪极宗之所以跟张楚凡联络,纯粹是这位拜月教圣女的主意。
 
    浮玉山正魔大战之后,隐魔一脉选择低调,相反拜月教则是高调无比,俨然一副魔道第一宗的派头。
 
    从那之后,像是之前便依附于拜月教的五毒教,或者是实力并不怎么强的邪极宗,都已经是一副唯拜月教马首是瞻的态度了,也就只有第六天魔宗这等强大的魔道宗门还能够保持着自己的独立。
 
    拜月教圣女作为拜月教的高层也是带着人亲赴北燕,准备在北燕之地招揽一批弟子,邪极宗自然是要恭敬的招待迎接的,而拜月教圣女在意外得知了张楚凡的事情后,这才让邪极宗出面,以邪极宗的名义去招揽张楚凡的,但实际上,为的却只是他身上那疑是魔心堂传承的功法。
 
    听到拜月教圣女有些看不起邪极宗的意思,叶天邪的眼中露出了一抹怒容来,不过随后又被他给遮掩下去,叶天邪只是嘿嘿笑道:“以现在拜月教的威势,还缺功法吗?”
 
    拜月教圣女淡淡道:“功法这种东西当然是越多越好,就算是不能都学,那将它们融会贯通也是好的。
 
    教主的补天心经跟东皇太一的焚天宝鉴不都是这么来的?”
 
    叶天邪忽然靠近了拜月教圣女,语气当中带着一丝挑逗和调戏的语气道:“那不知道圣女大人对我这血蛟心经可感兴趣?要知道江湖上能以人身修炼成凶兽功法的存在可就只有我一个,圣女大人若是有兴趣,无论是白天还是晚上,我都会心甘情愿的将其教给你的。”
 
    说着,叶天邪还对着拜月教圣女露出了一个自以为是邪魅的笑容来,不过下一刻,他的笑容便已经僵硬在了脸上。
 
    一道完全由魔焰凝聚而成的鞭子向着他当头鞭打而来,那魔焰之强大好像可以吞噬任何力量,竟然跟东皇太一的焚天宝鉴有着八成的相似,只不过其威能和意境没有东皇太一那般强大而已。
 
    叶天邪惊骇之下连忙想要躲闪,但这时两只通体犹如冰晶一般的蛊虫却是不知道何时咬在了他的双腿之上,不仅冻结了他的肉身经脉,更是差点连他的灵魂都硬生生冻结!
 
    “啪!”
 
    一声响亮的脆响传来,以叶天邪那堪比凶兽一般的肉身强度也是被拜月教圣女这一鞭子给直接抽飞,脸上还留下一道焦黑之色。
 
    拜月教圣女冷笑道:“叶天邪,给我收起你那些恶心的想法!你就凭你这幅德行也敢来撩拨我,你还当真以为我是你邪极宗内的那些花痴女弟子吗?
 
    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什么身份,也敢对我出言不逊,你信不信我现在就算是废了你,你邪极宗的宗主也不敢说半个不字?
 
    记住了,给我老实一点,别以为自己有了些成绩便不知道天南地北了,真想得到我,你现在若是去杀了张承祯或者是宗玄,我倒是能给你这个机会。”
 
    捂着脸,叶天邪看向拜月教圣女的目光露出了一抹浓重的杀机来,甚至就连他的眼睛都变成了犹如蛇类一般金黄色竖瞳。
 
    熟悉叶天邪的人都知道,一旦他有着这种变化,那就证明是叶天邪已经愤怒了,而且还是愤怒到了极致。
 
    其余跟在叶天配上他那血蛟纹身,却是给人一种邪魅的感觉。
 
    所以在邪极宗内,主动投怀送抱的女子可是不少,而那些没有投怀送抱的,只要叶天邪稍微施展一些手段,那些人便都已经主动躺在他的床上了。
 
    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龙性本淫的原因,叶天邪在炼化了血蛟内丹,修炼了血蛟心经之后,他那方面的需求也是强烈的很,所以无论是面对主动投怀送抱的邪极宗弟子还是其他女弟子,叶天邪可以说是来者不拒。
 
    但那些女人却都是庸脂俗粉而已,直到现在面对拜月教圣女,叶天邪这才知道自己想找的人究竟是什么样的。
 
    而且叶天邪的信心倒是蛮足的,在他看来,魔道一脉的年轻男性,有几个人是有资格跟他抗衡的?
 
    那林烨倒是还有点实力,但他却是隐魔一脉的人。
 
    只不过拜月教的这位圣女却是丝毫的面子都不给叶天邪,态度简直恶劣到了极致。
 
    而事实上拜月教圣女也的确是有不把叶天邪放在眼里的资格。
 
    在其他魔道武者看来,叶天邪的身份已经是很尊贵了,但拜月教圣女却更是高不可攀的存在。
 
    现在拜月教的圣女虽然还没有彻底成长起来,但她将来却注定是在拜月教内能排得上前四的存在,叶天邪就算是有潜力,其身份也是一样无法跟拜月教圣女比肩的。
 
    甚至就连邪极宗的宗主,那可是一位武道宗师级别的存在,但在面对拜月教圣女时,却也是要一副恭敬的模样,不敢有半分的放肆。
 
    所以此时叶天邪被拜月教圣女给教训了一下,他虽然心中愤怒,但理智还是有的,倒是并没有当场发作。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